蘇老師專欄

[ 2018-05-24 ]

評2018國中教育會考英語科考題   蘇正隆

台灣多年來考試領導教學,會考英文考題往往成為國內英文教學的重要材料,社會大眾很難判斷裡面的英文是否都是地道的講法。為免學校、補習班以訛傳訛,把考題當成範本來教學,因此多年來我們都會針對試題的英文本身加以檢視。之前我們曾評析過會考、指考、學測、基測、科技校院英文考題,都發現試題中存在許多不地道的英文句子及用法。

如2013國中會考英語科幾乎把所有“What do we know from”,“What is NOT said about”及“What is true about”的題型都寫成 *“which do we know from”, “which is true about”,把 "it cost me $2,000"寫成 *"it took me $2,000"。2015會考英語考題中有一題是餐廳的標示,把「營業時間」寫成*Open Hours, 把「歡樂時光」寫成*Joy Time, 一題就出現兩處「台式英語」!

以下是筆者與書林美國編輯Rebecca Albee, 英國作家Ian Maxwell就今年考題中表達不符英文習慣之處提出修正意見,並以Google搜尋的數據作客觀對比。如果一個短語Google搜尋不到,大概母語人士平常不會這麼用,就不要去學,更不要拿來教。相對的,我們建議的說法若可以找到很多例子,就表示這才是地道的說法,值得模仿學習。

12. The factory has been throwing trash into the river for years. Now ___ must be taken to stop this. (A) action (B) chances (C) exercise (D) notes

評析:命題者想表達「現在必須採取行動制止」但英文 "now action must be taken to stop" 很不自然。

找不到 "now action must be taken to stop" 的結果。
"action must be taken to stop" 約有 187,000 項結果
可改為 "Some action must be taken to stop" 約有 55,500 項結果;或 “Therefore, action must be taken to stop…” 6 項結果 (Google May 22, 18)

13. The beach party tonight the end of our summer vacation. Tomorrow we are all going back home and get ready for school. (A) changes (B) marks (C) passes (D) saves

評析: “are…going back home and get ready for”不合語法,習慣上會說"going back home to get ready for"或"going back home and getting ready for"。

"going back home and get ready"約有 1 項結果 (出自107國中會考-英語)
"going back home to get ready for"約有 7 項結果
"going back home and getting ready for"約有 4 項結果

15. I’ve wanted to read 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 for months, today I finally borrowed the book from the library. (A) and (B) since (C) so (D) until

評析:本題公布的答案是(A) and,但大多數英美人士認為按上下文,都會選(C) so。 

第22, 23, 30 題What is the *reading ... about?. From the *reading, what can we learn...?. What can we learn from the *reading? 題目中該用article或passage的地方,一律寫成 reading, 頗值商榷。What is the article ... about? From the passage, what can we learn...? What can we learn from the passage? 才是自然的英文。

此外,32題則無從答起。

英文不是我們的母語,要寫出地道的英文就很不容易,更何況出英文試題? 會考英文考題命題單位應該至少要請幾位英語母語人士審查過,或者使用驗證過的題庫,否則永遠會有上述這類問題。出試題要考慮的因素很多,既要有信度,又要有效度,談何容易? 此外,命題時間緊迫,沒有外籍老師共同參與命題,闈場裡沒有母語人士及語料庫可供諮詢,都造成命題的困難,品質難以有效提升。

我們之前就呼籲過,入學英文考試命題不應由國人自己來,應聘請英語為母語的測驗專家參與,或委由國外測驗機構命題,才是根本解決之道。以往有許多外行的政治人物,若發現英文試題出自某處,常會大做文章,抨擊命題委員偷懶,要求試題不能抄襲,要自己寫。試想,美國人若要檢測中文能力,題目有可能是美國人自己寫的中文嗎? 

在台灣,考試領導教學的問題一直存在,入學考試的題目都會成為課堂的教材,因此命題品質對英語教學的影響不言可喻,幾十年來大家學到一些似是而非的英文自己並不自覺。以往許多人學英文只是為了考試,有些家長與老師或許覺得英文不地道、不正確有什麼關係?能在考試上得高分就好,但在全球化的時代學英文是要拿來應用,做為工具,能在生活及職場上發揮。

我們希望長久以來英文命題的問題能受到各界重視,並期盼能從制度面上來改善。

(蘇正隆 台灣翻譯學學會前理事長, 《麥克米倫高級英漢雙解詞典》總編輯, 國家教育研究院雙語詞彙翻譯審查委員,師大翻譯研究所「筆譯專業」教師; Rebecca Albee,書林出版公司英文編輯; Ian Maxwell,英國作家)